女兵訓練
女兵訓練
  她們曾經是喜歡打扮的嬌氣少女,她們曾經是我行我素的90後公主,可是現在,她們的身上已經沒有了耳環和項鏈,也沒有口紅和高跟鞋,取而代之的是黝黑的皮膚、厚厚的繭子和威武的軍靴——在她們胸前的軍裝上赫然寫著“中國特種部隊·響箭”。
  她們不是電視劇里的“特種兵火鳳凰”,而是經過千錘百煉的真正特戰女兵,她們全部來自人民解放軍第一支女子特戰連。北京晨報記者日前來到北京軍區第38集團軍某旅,走進女子特戰連實地探訪,試圖揭開那神秘的面紗。
  組建
  90後居多 最大26最小18
  今年3月30日,我軍首支女子特種作戰連在北京軍區第38集團軍某旅成建製成立,一群正值花季的女兵走進了這支神秘的特種兵方陣,成為我軍特種部隊的新生力量。
  特種兵訓練常常被人用魔鬼、地獄、挑戰生理極限這樣的詞語來形容,一直以來這個領域都屬於男人的職業。如果要想成為其中一員,必須經歷如同醜小鴨變成白天鵝般烈火涅槃的脫胎換骨,否則就要被殘酷的特種兵標準所淘汰。從一開始,女子特戰隊選拔的過程就是優中選優、百裡挑一。其實早在去年年底,我軍就開始著手籌備組建第一支女子特戰連,開始接受報名的消息傳出後,部隊里適齡女兵非常積極,在經過基礎體能、基本技能、心理測試考核三關後,最終45名優秀女兵光榮地進入特戰連。
  據瞭解,這些特戰女兵年齡最大26歲、最小18歲,全部大專以上學歷、85%都是“90後”, 特訓期間她們每天堅持1個三公里、1個五公里、100個俯卧撐、100個仰卧起坐、100個蹲下起立、100個雙手舉杠鈴雷打不動。今年基礎課目考核,女子特戰連全部取得射擊、體能等12課目良好以上成績,經過半年多集訓後她們已經掌握了多種特戰技能,部分隊員成功完成800米高空跳傘。
  為早日成為軍營中最強悍的“霸王花”,她們正按照特種兵的標準加緊 “士兵突擊”。在接下來的訓練中,她們同男兵一樣,除了掌握海、陸、空、警多種武器外,還要掌握爆破、潛水、攀登、滑降、擒拿格鬥、識圖用圖等技能,成為樣樣精通的多面手。
  蛻變
  訓練長肉緊身褲穿不上了
  女性愛美,人人皆知,女兵也不例外。新兵周琴身材高挑,上大學時進修的是模特專業,入伍時她還精心挑選了幾件心愛的衣服帶到部隊,想在節假日找找T台模特的感覺。可新兵訓練三個月,因時間緊、任務重沒顧上穿。有一次正趕上節日,部隊特批女兵可以穿便裝外出購物。周琴興奮不已,拿起心愛的便裝,穿著穿著就哭了。高強度的訓練,讓她一下子結實了不少,緊身褲連穿都穿不上去了。
  “一開始我心裡還很彆扭,還委屈地哭了一鼻子。”周琴說,“不過很快我明白過來,自己不再是T台走秀的模特,已經是一名特種兵,要當就當最強悍的軍營霸王花,在特種作戰的戰場上絢麗綻放。”
  不僅僅是周琴,很多女兵都悄然地轉變了口味。這些從高中時就迷戀時尚雜誌的女兵們,如今喜歡上了黨史軍史、外軍研究等雜誌。
  女兵們進入兵營的第一天起,就得改掉在家裡養成的嬌氣病。“剪,把長髮剪掉”,入伍第一天,大學生士兵李秀就要求班長把自己留了10多年的頭髮剪掉。 “來當兵就不能有公主般的嬌氣”,李秀是該女子特戰連招收的第一批在校女大學生,入伍前留著一頭長度齊腰、人見人誇的烏黑秀髮。不愛紅妝愛武裝,在強軍夢呼喚下,李秀和小伙伴們毅然告別校園穿上綠軍裝,剪掉秀髮,在訓練場上摸爬滾打,儘管白皙皮膚被曬得發黑,小手磨出了繭子,可她們都絲毫沒有怨言。陳劍男在接受北京晨報記者採訪時就自豪地說,成為女子特戰連的一員,軍人的榮耀感倍增,讓我更加自信, 無論是生活還是訓練能力都明顯提升 。
  這些女兵快速成長,相互之間也憋著勁:特種兵訓練競爭很激烈,如果不抓緊快訓,就會被淘汰,就會被隊友超越,在女兵里自覺加大訓練強度已是公開的“秘密”,19歲的高亞梅悄悄地向北京晨報記者透露自己的小秘密:“現在每天自己不多加練幾圈,晚上睡覺心裡都不踏實。”
  成長
  45天完成800米高空跳傘
  誰說女子不如男,特戰女兵用實際行動回應外界的質疑。5月14日,女子特戰連僅僅組建45天,就有15名隊員成功完成800米高空首次跳傘。要知道,高空跳傘是特種兵最基本、最重要的技能之一,在現代戰爭中特種兵必須深入敵後執行特殊任務,而突破敵人防線最簡單、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選擇運輸機空投。
  “明月幾時有,傘包問青天,不知今日風向,將要去何方,我欲三步離機,又恐坐踏機門……”5月14日清晨,華北某軍用機場晨曦微露,我陸軍首支女子特戰連15名特戰隊員哼著自編自改的《水調歌頭·天上幾時有》歌曲,背著傘包,搭乘兩架武裝直升機直衝雲霄。
  “跳!跳!跳……”飛機在螺旋槳捲起的強大氣流衝擊下,爬行至800米高度,地面指揮員徐立平發出起跳命令,15名特戰隊員以每秒的間隔,依次從飛機尾部躍出機艙,5秒鐘後,隊員身後背著的傘包迅即打開,雪白的傘花猶如潔白的雲朵,輕盈美麗、動人大方……
  “這15名隊員在空中實現這麼完美的成功一跳真不容易,她們比男兵付出了更多的艱辛和努力。”一直負責女兵傘訓任務的上士班長杜迎輝說。來自遼寧的李文玲年僅20歲,她自豪地向北京晨報記者講述著首次跳傘的經歷:“800米要是自由落體速度極快,我們必須在5秒內開傘,還要準確地落在指定區域。”
  7月20日,女子特戰連在內蒙古進行首次成建制基地化訓練,以提高女特戰隊員複雜條件下的實戰硬功。天剛矇矇亮,女子特戰隊員就起床,打背包、背被囊、穿軍靴,開始一天“開胃餐”訓練——武裝三公里越野。該連副指導員李善珊告訴記者,駐訓三個月來,女特戰隊員們平均體重瘦了10斤,她們伸出雙手,皮膚明顯黝黑了許多,手心手背與手臂的膚色截然不同。“戰場不分男女,穿上特戰服就要練就特戰功”,這是女特戰隊員強調最多的一句共識。
  帶兵經驗談
  全連惟一的男性——連長楊洪凱:
  戰場上沒有女人只有軍人
  帶領這批女花木蘭的是連長楊洪凱,他也是全連惟一的男性。楊洪凱是一名非常優秀的特種兵,他畢業於解放軍國際關係學院,2010年曾經赴國外特種作戰學院學習兩年。前不久,楊洪凱作為骨幹參加“礪刃”2013全軍特種兵比武,和戰友配合取得了四十公里定向越野金牌。他告訴北京晨報記者,上一次全軍特種兵大比武還是上世紀60年代,“數十年後再搞全軍特種兵比武,說明我軍對特種作戰更加重視,之所以在今年成立女子特戰連相信也是國際國內形勢的需要!”談起特種作戰,他這樣描述,“特種兵是將軍手中的劍,劍出鞘,所向披靡。特種兵是一支部隊的拳頭、尖刀,關鍵時刻必須能夠頂上去,在敵後對重點目標實施有效打擊,進而改變整個戰局”。
  作為連長和連里的惟一男性,楊洪凱也在摸索經驗,他對北京晨報記者說:“我以前從來沒有帶過女兵,不像以前帶男兵那樣有經驗可循,總有點有勁使不上的感覺,溝通可能要稍微溫和些,但標準絕對不能降低,必須嚴格按照特種兵作訓大綱進行,因為‘戰場上沒有女人,只有軍人’。”
  鏈接
  美國女兵約占世界女兵四成
  在世界各國,越來越多的軍兵種吸納女性,越來越多的領域對女兵開放,越來越多的女軍官問鼎“將星”。
  美國是當今世界上女兵最多的國家之一,美國女兵約占世界女兵的40%。美軍中出現女性,始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,當時美國為瞭解決海外駐軍通信聯絡問題,徵召了200名女性到軍中服役。現在,有將近32萬名婦女在美軍中服役,占美國軍隊總數的13%。
  在俄羅斯軍隊中,僅指揮專業就有170多種崗位對女兵開放。目前,俄羅斯擁有女兵15萬餘人。
  在日本自衛隊中服現役的女軍官總共有2.7萬人,約占自衛隊軍官總數的4%。日本自衛隊絕大部分領域都已對女性開放,女兵們活躍在陸、海、空三軍自衛隊中。
  女兵在以色列國防體系內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作用,女兵在軍隊中的地位得到了很大的改善。今天,女兵甚至可以走上步兵戰鬥教官、核生化戰術運用專家這些以往只能由男性擔任的崗位。
  德國政府一向排斥女兵。在經過了幾十年的奮鬥後,德國2000年1月11日終於推翻了禁止女性從軍的法律,德國女性獲得了加入德國聯邦國防軍的權利。
  鉤沉
  中國女兵簡史
  在中國古代史中,女性參與軍事活動的記錄出現很早。商朝第23位王武丁的妃子婦好,就多次擔任統帥帶兵出征,最多的一次曾經統領13000人的大軍,這在當時是一支相當龐大的部隊。
  在《史記》之《孫子吳起列傳》中記載,春秋時代,吳國第24任君主闔閭故意考驗軍事家孫武,挑選了180名宮女接受孫武訓練,並由兩名愛妃負責卒長之職。剛開始,縱使孫武“三令五申”重覆表明會執行軍法,眾宮女皆不理孫武的號令,於是孫武便將作為卒長的兩名吳王愛妃斬首,即使吳王阻止亦不理會。
  唐代開國皇帝李淵的女兒平陽昭公主也曾組織女兵部隊,號稱“娘子軍”。義和團運動中以女性為主體的“紅燈照”組織,類似於民兵性質,也勉強可算作女兵。
  現代中國最早的成建制女兵是組建於1927年2月12日的黃埔軍校第6期武漢分校女生隊(共計130人),並於當年夏天參加了對夏鬥寅軍隊的作戰。
  1931年5月1日,中國工農紅軍第二獨立師第三團女子軍特務連在海南島正式成立。1934年3月組建的紅四方面軍婦女獨立團(後擴編為獨立師)是中國人民軍隊史上第一支大規模的正規女兵部隊,人數達2000多人。1936年10月,紅軍三大主力會師後,又重新組編為婦女抗日先鋒團,總計1300多人。
  新中國成立後,我軍一些特殊兵種也出現了很多女性身影:2009年國慶大閱兵,我軍首批女殲擊機飛行員成功飛越天安門,如今她們中的部分人已經成功征服三代戰機殲-10。2011年,我軍第一支女子導彈連正式成立。2012年1月駐香港部隊順利組建女子特戰隊,成為我陸軍首支女子特戰隊。
(編輯:SN098)
創作者介紹

a chord

cfvtwigkhlp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